更多精彩 >

AI技術的研究要和產業相結合,最重要的是場景落地

2019-12-28 12:58:42   來源:投資家網  作者:劉福娟 

摘要:國科嘉和執行董事丁潤強、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昆仲資本合伙人張彤、創世伙伴資本合伙人梁宇、線性資本董事總經理鄭燦、新龍脈資本創始合伙人王雨荍,就圓桌議題“AI新征程”展開探討。

來源 l 投資家網(ID:touzijias)

整理 l 劉福娟

2019年12月20日-21日,由投資家網主辦、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聯合主辦,財經銳眼、有時間協辦,國合·耶魯全球領導力培養計劃提供學術支持,官方指定圖片直播平臺v photo提供視頻直播的“投資家網2019中國股權投資年度峰會暨頒獎盛典”在北京金隅喜來登酒店隆重召開。

本次峰會以“聚勢待發”為主題,深度剖析股權投資全新業態,并廣邀200+政府代表、300+投資同行、100+上市公司、50+引導基金/母基金代表以及1000余位投資精英齊聚一堂,圍繞投資人、企業家、創業者等人群最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度交流與探討。

國科嘉和執行董事丁潤強、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昆仲資本合伙人張彤、創世伙伴資本合伙人梁宇、線性資本董事總經理鄭燦、新龍脈資本創始合伙人王雨荍,就圓桌議題“AI新征程”展開探討。

以下為圓桌討論實錄,經投資家網整理:

國科嘉和執行董事丁潤強

丁潤強:大家好,我們今天的話題主要圍繞人工智能展開。我來自國科嘉和,我負責國科嘉和在硬件和科技領域的投資業務。請我們幾位嘉賓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

于立峰:我是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謝謝大家。

昆仲資本合伙人張彤

張彤:我是昆仲資本的張彤,昆仲資本主要關注兩個投資方向,一方面是創新科技,一方面是教育,人工智能是其中重點的方向之一,今天有幸跟大家學習交流,謝謝。

創世伙伴資本合伙人梁宇

梁宇:大家好,我是創世伙伴的梁宇,KPCB出來到現在兩年多的時間,專注在早期和成長期的技術科技領域還有AI領域。

線性資本董事總經理鄭燦

鄭燦:大家好,我是線性資本鄭燦,主要關注在智能領域的早期投資,我們是2014年成立的,差不多有5年的時間,目前有三期五支基金。

新龍脈資本創始合伙人王雨荍

王雨荍:大家下午好,我是新龍脈資本的王雨荍,我們前期是老牌基金。在今年之前是早中后基金都有,今年基金布局上做了戰略上重新的規劃,主要投資于早期和后期兩端,新發的基金規模是5億,基金主要投資在智能制造、AI、新材料等技術主導領域。另外,在自有資金投則投資比較靈活,包括產業結構投資上面。

投資機構更看重AI公司的盈利水平和能力

丁潤強:非常感謝各位嘉賓的介紹,剛才講了今年的行情和重點關注領域,我前兩天看了一個統計報告,2019年整個中國地區,股權投資交易數量比去年降了37%,投資金額比去年降了54%,這個是前三個季度的數據,但是這個數據背后有兩個詞,兩個行業被人們重點關注,一個是高端智能制造,一個是人工智能。我們說AI已經不是新概念了,未來十年可能是AI的黃金投資期,也是持續投資期,請幾位分享一下,你們心得和觀察,從投資人角度看問題,AI領域的投資發生了什么變化,現在是什么樣的情況。

于立峰:人工智能領域從前兩年開始成為全球性大的投資熱點,尤其是在風口的時候是一個大風口,除了人工智能本身基礎的研究之外,還提出了“AI+”的概念,對于傳統產業的體制改造,包括中國傳統制造業人工智能賦能之后的體制改革。這一段時間以來,尤其是經濟領域里出現過一個資本寒冬的過程,我們現在看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現狀:第一次經歷過高估值、大融資比例之后,出現了僵局的局面,頭部一些公司估值很高,場景沒有及時找到的時候,呈現了半僵持的狀態,從估值來說是一個獨角獸,但是盈利還很遠,估值還需要再改進的現象。

第二個經過了前幾年人工智能初級階段的時候,大家在看技術、算法、算力等等方面,但作為一個公司來講盈利是最主要的,如果不掙錢就是耍流氓,不掙錢就要繼續融資,要打高,沒有合適的產品提供給市場,這個時候盈利能力更差。這是第二個現象,盈利能力對AI公司來說是巨大的考驗,因為虧錢不是一年兩年了,從我們看的項目來說,實際上基礎研究在十年之前就開始了。盈利能力是今后AI領域投資比較重要的判斷標準之一。

第一,盡快的從基礎研究轉向應用研究關注,包括人臉識別,包括很多相關的識別技術,包括芯片傳感器。AI公司發展到今天的程度,要以場景應用為導向,軟硬件相結合,讓企業能夠有盡快的盈利。

第二,AI技術和傳統賦能結合點上,我們有很多的機會應用人工智能技術,因為人工智能不是單獨的創造了一個商業模式,或者創造一個產品,一定要疊加在傳統技術上,比如說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的結合。幾乎每個傳統領域都有人工智能技術的疊加,人工智能的發展不是替代是賦能,這是基本的概念,對現在這個階段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要拋棄風口論,要看到趨勢論。

第三,以場景為導向,以賦能為基礎點來選領域看項目。

最后,人工智能公司公司,要把目光放到盈利能力上,最終考核公司的不是估值,而是你盈利的水平和能力,這是我基本觀點,謝謝大家。

丁潤強:非常感謝于總分享,其實您剛才提到有一點,人工智能說算法怎么樣,隨著科技巨頭,例如像谷歌、Facebook、微軟等等不斷的把算法開源化,我個人認為單純的算法不值錢,或者說某一階段的算法的突破和先進性可以持續的時間會更短。我們說人工智能是一個老網紅,算法在不斷的更新迭代,那么除了算法背后,站在投資角度來看,其實是看算法跟其他東西的結合。前一些年我們投人臉識別、投安防,后來投語音識別,投AI芯片,我想問問張總,從變化來看,技術和應用場景怎么來做判斷和取舍?

張彤:我覺得技術和應用場景,這兩點本身都非常重要,缺少場景的技術沒有生命力的,我們投資了AI在安防、出行、醫療、教育等方面的項目。分享兩點體會。

第一,我們剛開始看AI的時候比較冷靜,因為團隊內部人在這方面過去的經驗有足夠的視角。兩三年前AI崛起的時候大家都比較追捧,說未來已經來了,實際上未來已經來了好幾次了。我問基金的年輕人,公司用的什么算法?我聽了聽跟我當時上學時候差不太多,這次AI的浪潮是算力的大幅提升帶來的變革,十幾年前AI的革命帶來一些新的產業和能力,這一代也是一樣的,也只是一個臺階而已,不能當成一個一步到位的風口。

其二,我在產業界待過很多年,在行業里面的頭部企業,前兩名甚至有時前三名的企業,在長時間比拼和競爭之后,基礎競爭能力會趨近,差距越來越小,不能在AI的To B賽道上作為判斷頭部企業的唯一邏輯。短期可能行,但是To B都需要很多年,是個長跑,算法精準度不是最佳的判斷指標。

什么是最重要的呢?技術基礎上最重要是場景落地。有很多AI的公司,剛才說到是科學家創業,不太了解行業。其實剛才智能制造有一句話,“IT很重要,懂OT更重要”,需要懂得客戶的SOP,理解用戶的場景,才能把產品做好,賣得出去。這就是AI投資最挑戰的地方,創始人是否既具備對AI的理解,又有對傳統行業的需求有足夠的尊重。兩者結合,是不容易的。

有時候大家會說團隊,以為我們幫科學家補充上團隊就可以了。其實這個公司主心骨就是一個,創始人一定需要具備上面說的綜合思維方式。有這個前提,它的團隊才能補上這個短板,與場景深入結合,否則搭了班子也會出問題。

丁潤強:我特別同意,我們以前看某某公司的新聞稿說,我們某某算法的精度是99.5,這個數據背后有什么意義?單純看這個數字本身可能沒有意義,誰有能力把算法部署到真正的真實場景和業務數據上去練,才能驗證出算法的真實的可信度。是騾子是馬,得在真實的環境下拉出來溜溜,但前提是你有溜的可能性,有落地的能力,才能夠驗證算法可不可靠,是不是可行。

我想問問梁總,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梁宇:我特別同意張總的看法,對于To B,尤其是AI領域的投資來講,算法過去的重要性,持續在降低,以往過去團隊剛出來的時候,兩三年前靠打比賽拿各種獎牌吸引市場注意力,證明算法很好。但是持續兩年、三年下來以后,發現做公司不是這樣的,最開始做PR,拿著鑰匙去開客戶的門,是可以的,但是一旦推開To B的門以后,SOP是怎么樣,這里面需求在哪里,要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往往看到的AI技術或者人工智能技術統稱在企業當中在客戶當中解決碎片化局部問題,算法落地最實際的結果,這個問題就來了,一邊是估值堰塞湖,一邊不能帶來潛在商業價值,雖然對外挺好的,但實際上關起門來也非常焦慮,如何破局,這是一個角度。

另外一個角度,比如說公開市場、A股市場。有很多傳統行業,掌握了很多場景,急需要轉型,能夠借助第三方技術能量,進行武裝,這兩個力量能結合,在于團隊本身。這些創業公司來自于大公司的明星團隊,在公司有一個很好的職位直接跳出來做一個公司,原來有一個技術有一個產品,心里面這種創業者一路從讀書到工作很驕傲的,基本上做到人尖。反過頭去真正干臟活累活跟客戶喝酒,這個干不來的,這種基因,往往在過去傳統上市公司里面的企業,這兩種相互都看不上,但是越來越多外在的壓力使得團隊能夠結合起來,產生很多深度合作的機會,這是我們能看見的。如果是純有技術挺好的,能不能活得長是一個問題,從商業角度來講,誰有客戶手中的需求和真正愿意為需求買單的預算才是王道?,F在也到了歷史分叉點上。

丁潤強:您說這個還挺一針見血的,問題是作為投資者是怎么看待問題的,很多人起步價1億美金,很多VC和PE都奔著天使去了,生怕自己趕不上這個茬,估飆越飆越高。這個是非常艱難的抉擇,AI項目早期往往帶有技術甚至學術光壞,但基本上沒有收入,可能甚至都沒有產品,這時候怎么來抉擇?

鄭燦:這是很適合我們的問題,我們作為早期機構,投的公司很多時候的確還沒有收入,那我們關注的是什么?大家講了要有應用場景,從我們角度來說,最關心團隊到底解決什么樣的問題,這個問題是不是真實存在,是不是足夠重要足夠大的問題。這要求我們自己,也更要求我們的創始人對行業本身有足夠的了解。我們特別看重這個事兒。我們典型的創始人往往是一個科學家或者工程師,如果他們對于行業本身是抗拒的,不愿意進入行業,那對于行業問題的定義和理解往往是有很大偏差的。

我們作為投資人也特別關注創始人在這方面的積累。積累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技術上面的,二是在問題上。我們特別喜歡跨行業背景的創始人,比如說我們投了做智能放療的一家企業,創始人最早在微軟研究院做計算機視覺,后來念了高能物理的博士,他是那種真的能夠坐下來在醫院里和物理師去對話,知道他們的問題在哪里的創始人。對于定位也好,切入形態也好,早期有一個完整的考量,這一類是我們特別喜歡的人才。我們經??吹搅硪环N情況,一位科學家拉著一個行業的資源方也好,行業的合伙人也好,這一類往往他們自己對話就有一點艱難。

丁潤強:還是看人的綜合能力,不光看學術背景。

鄭燦:對,一個人的本身能力很重要,但是一旦要做創業這個事兒,投的人是之前領域做得很牛,非常需要調整過來的心態,有一個特別強的學習能力,人的學習能力不是每一個領域都能發揮,必須在商業事情上能夠有一個很快的學習能力,能不能夠從自己所在的問題抽出來,往更遠方向看,從更高的角度看問題,其實很多時候,在各自領域做的很優秀的朋友們都這樣。

丁潤強:OK,聽聽王總怎么看待這個事情。

王雨荍:我先說一下人工智能這個詞,好像在AlphaGo出來之前很少用到這個詞,BAT算頂級的人工智能企業吧,以前好像也很少說自己叫人工智能公司。這和我們講的估值是有關系的。,企業估值怎么來的,是對未來的預期,如果公司未來是一千億的話,哪怕今天什么都沒有,我給他十個億的估值也性。當企業帶有AI這個關鍵詞時,人們會認為你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當企業上市、IPO以后,很多人愿意買你的股票,價值就體現出來了。這是一系列的連鎖關系。

第二,產業結合。我們確實看到了人工智能跟產業很多結合,不單局限于某一項技術和某一項技術突破。我們投產業比較多一點,這幾年投的產業里面,創始人慢慢有了產業智能化思維。包括在大家認為的傳統領域,像電力、教育、物流,甚至基礎建設領域都慢慢的開始引入了跟技術相關的發展路徑。而且我們也看到,那我們投資的上市企業來說,技術確實給很多的實業帶來了非常大的賦能。所以我覺得人工智能之所以有這么高的市場熱度是有實業作為依托的。

第三,我不是很贊同你剛才講的算法是不值錢的。之所以算法不值錢,主要由于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環境不好,所以我們在新一期投資里面,會在法務上增加力量。其實最有價值的是人腦的部分,比如Deepmind被高價并購,并購的是就一個團隊的大腦。那你說人腦值錢還是不值錢?

丁潤強:我們看到有很多大的企業開始開源,這個時候創業公司或者小型的參與者,就得格外關注,你的算法或者技術有沒有跟某一個場景或者業務結合的能力。在AI的長跑上,大公司手里有數據,有用不盡的人,用不完的資金買服務器、買帶寬,而小公司如果不能把你的算法跟某個行業結合,那么你的競爭其實是很低的,甚至可能殘酷到都沒有辦法建立起競爭壁壘來。這是一個我們比較擔心的問題。

王雨荍:確實我們也不能把技術“神秘化”。比如說AlphaGo算法開源以后,發現中國很多團隊比他那個短時間內做得更好。當然也有很多人是在打技術的“幌子”??茖W家跟企業家是兩個身份,一個企業家是要具備足夠的商業能力、管理能力,有這樣能力的創始人是我們作為投資人來講非??粗氐?。

于立峰:我看了很多的展覽,我們先站在什么基礎上討論,我要看到的是我是誰,我才能判斷那個東西對我而言,值錢不值錢。如果你看迪奧的香水,女孩子覺得特別,可是我們去看覺得它不值錢,因為你不用。

如果市場規模是一千億,你給我十個億估值是非常便宜的,關鍵我要完以后,怎么在十個億的市場當中怎么變成二十億,如果沒有人接我十億的東西,哪怕你有一萬億的市場也是有問題的。如果是中后期的基金看商業模式是不是可行,或者產品,商業價值能不能變現,尤其是人工智能特別講究技術的,人工智能就是技術的驅動,沒有技術驅動的人工智能就是傳統產業。一戰時期二戰時期就有人工智能了。我們現在軍隊還在研究無人戰車,現在能夠自薦地形、自我規劃怎么樣,當時就有人工智能。

王雨荍:比如說過去我們算數是打算盤,計算機就是人工智能升級。

于立峰:為什么到今天來討論場景化,因為人工智能確實經歷了幾十年的基礎研究,算法、算力極大提升。前提在說中國人工智能投資怎么樣,下一步怎么走,這是今天討論大前提?,F象是什么?估值比較高,創業者也是一窩蜂地涌入,有一些上來就是一億美金,但是值不值?我曾經看過一個項目,做了一年發現估值達到十億多了,突然發現一分錢不掙,后來說要賣模塊,發現有一百家在做這個模塊,后來做機器人,發現一堆人在做機器人,就變成產業鏈上,怎么分都不掙錢的公司。確實看到人工智能市場投資的核心點,如何讓十多年來基礎研究,商業模式錘煉之后,達到下一階段的創業模式和合理估值體系。

你看一個公司融資,怎么看商業價值?我們都在說回歸商業價值,當然是預計未來的商業價值,反到現在的估值,算完以后有很多因素在里頭,比方說團隊的問題都會有影響,很難有絕對性的結論。

丁潤強:問題來了,您提到一戰這個例子,其實任何一個產業和新技術結合都需要一點周期。無論是估值一億美金的天使項目還是其他階段的項目,把新技術跟哪些產業結合,在未來更有機會,或者說把人工智能技術去各行各業賦能,哪些行業或者哪些點可能被賦能,或者可能來的更快,哪些可能來的更晚?

于立峰:曾經有一個觀點,人工智能的爆發會有一個不同的路徑,人工智能賦能產業這一浪潮會先從TO B產業開始,跟以往消費互聯網不一樣。To B更講效率,而且To B賦能場景也更確定,不像在To C端有大量不確定性的東西在里面。

第二,你認為哪些行業更好?我覺得要看哪里需求更強烈,哪里客戶量更大、更明顯。第一個在智能制造。中國制造業還處在2.0、3.0階段,體量非常大。應用最好的是汽車,所謂的自動化生產。中國制造業非常大,階段非常遠,“人工智能+制造業”,結合發展到智能化的階段,甚至有彎道超車的可能性。

人工智能的疊加,大數據驅動,大量的醫療活動會產生大量的數據。通過人工智能的運算算法的應用,會有大量的變化,這是第二個領域。

第三個軍工領域,全球都在提裝備信息化和裝備制造化的問題,無人戰車,還有衛星等等。俄羅斯在90年代完成了軍工企業的民營化過程,中國是習主席提出了軍民融合,這將在軍工領域有一個新模式發展,是新的國際形勢造成的,從我個人觀點看,是三大領域,智能制造、醫療健康和軍工領域謝謝。

丁潤強:張總那邊呢?

張彤:我說三條,第一,臟活累活搶著干,別光想做聰明人,只干高雅的技術活??蛻粼趺绰涞?,把系統做成客戶需要的東西才有人給你錢。

第二,別以為你銷售賣不出東西,回來說的那些原因只是借口。他們說的有可能是實情,我建議各位如果從事人工智能的創始人多跑跑客戶,聽聽他們怎么說,有可能那些事兒真的把你帶上一條明路。

第三,不是誰能把估值頂的高誰就牛,而是誰把事兒最終做成了誰才牛,一輪一輪扎扎實實的往前走,不停的有投資人一輪一輪給你錢,就是最好。

丁潤強:梁總呢?哪個行業更快一點,哪個行業更漫長?

梁宇:早期投資,我們希望投在行業拐點上。從商業角度來說,我們期待人工智能或者這種技術本身,本質上是降本增效的,能夠解決供需不平衡的問題。比如醫療領域來看,中國再過幾年就會是老齡化加速時代,醫生供給完全不夠的,而且醫生平均水平參差不齊,我們現在在看,也在研究投資一些這樣的公司,重點通過人工智能技術解決一些問題。比如我們所投的一個項目,去看片子,能縮短時間,看的是小小片段,但是在背后真正高年資的醫生從大量重復工作當中釋放出來,干更多有意義工作,這樣解決供給問題。從商業角度來看,我們在重點鼓勵的領域,這一塊兒有大機會的,痛點非常痛。

第二,“醫療+教育”領域。老師也是一樣,長期培育老師是需要時間的,不是花錢砸進去就可以的,家長花很多錢培養下一代,老師教育水平也是參差不齊的,我們也做一些把局部老師能力抽出來,然后實現,這叫供需不平衡的問題要解決。

再比如說,剛才于總提到幾個大行業,軍工是好行業。醫療,大量的研發、大量的投入,因為算力不夠,要大量做實驗?,F在由于人工智能技術算力的提升,能夠在醫藥研發基礎領域能夠加速的,這里面有巨大的商業價值,我們主要切在不平衡的一領域,在大行業當中確實需求方式極度強烈的,比如說剛剛談的幾個行業。

鄭燦:如果我們討論人工智能在什么行業已經發揮作用了。我相信說在安防已經落地了大家應該不會有什么意見。如果我們討論接下來什么行業會比較有機會?要看機會是指什么,是這個行業普遍應用這個技術,還是有服務于這個行業的初創公司成功了。前者的話在一些相對有大量數據積累并且信息化已經做得很好的行業,比如金融業,今天已經在大量應用人工智能了。但如果反過來我們問自己初創公司在這里面能做到多大,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問題。因為在這些行業,你看到的都是一些大家伙,只有和他們達成深度合作才能了解行業。經??吹匠鮿摴竞蛶状筱y行花一兩年時間做POC,最后簽一個幾十萬的訂單。初創公司在這些行業普遍面臨這樣的問題,不是沒有可能解決,但是非常困難。

因此我們更多地看相對沒有那么強監管的,更市場化一些的行業,尤其更傳統一些的行業,這里面之前被新技術革新的比較少。跟大的印象有一些不同,相對而言,這些行業里面的大家伙們對人工智能接受的程度并不低,他想要去改變,但往往并不清楚自己要什么。這類情況下,是有可能去引導這些傳統企業接受相對標準化的產品的。像更加偏線下的這些行業,比如線下零售,工業尤其是制造業,物流行業,還有房地產尤其是建造,這些行業當中我們看到的是巨大的市場,和今天實際上沒有太多數據智能的運用。如果有這些行業的背景加上技術背景結合的團隊,從想法上引導他們,我們能夠看得到潛在的機會去改變行業的格局,把整個商業組織形態變化掉的可能性,這是我們的判斷。

王雨荍:從投資角度會把技術分為兩個層面。一個是應用型技術,一個是前瞻性技術。應用型技術很快跑得出來銷量的,前瞻性技術研發,門檻高周期長,但在每一個里程碑會有新的估值,更多是會被專業的投資人關注。大眾投資者則對前瞻性技術的鑒別能力很差。

我們之前是在應用型技術領域投的比較多一點,像已經投過的這兩年上市的,包括在通訊領域、電子領域、智能制造領域、智能住宅、設計、電力我們這幾年上市有這些領域,在排隊的企業有協同生產、物流、教育、仿生,真的非常寬泛,如果畫一個產業結構圖的話會非常龐大,我們也在不斷探索不斷學習中。

丁潤強:我挺同意大家的觀點,我來講講我們的思考和總結。我覺得當把AI跟某個行業或者場景進行結合的時候,有幾個觀點,第一,這個行業存在信息不對稱,或者供需關系不平衡。因為信息不對稱的時候才能改變它,能夠提高效率,促生更多的業態,比如說醫療,資源不平衡并且信息不對稱,我們就投資了三家醫療機器人公司,也投了很多關于醫療的信息化和供應鏈的項目。

第二,人工智能在某一個行業落地的時,這個先進技術是有高附加值的,技術所替換的人的那部分,過去成本很高或者資源稀缺,這樣當有新技術出來來降低這個成本,或者彌補資源供給不足的時候,下游客戶才愿意為技術紅利來付錢。

第三,這個行業需要有非常好的IT基礎設施,比如說金融,銀行業是一個化石一般的古老的行業,有人的那一天的就有銀行。但銀行又是最有活力最年輕的行業,因為無論是現金的計算技術、存儲、還是數據庫技術,最先應用的領域就是金融。金融領域天然有健全的IT技術和龐大的IT支出,有數據基礎,而且是高質量的數據,所以把AI的新技術落地就很容易能夠看到開花結果。

另外,人工智能在某些其他領域,例如智能制造,其實也是國產化替代的機會。比如說高端檢測,舉個3C的例子,電子產品的生產那個生產制造,既要有量也要有質,消費者的用戶體驗,要求廠商從產品設計到生產到所有環節,不光可以追溯,還要有更高質量的標準要求。把AI和這些領域結合,可以把檢測和質量管控的成本大大降低。把新技術不斷應用在產業升級,這也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思考和我們的觀點。

剛剛幾位都提到了技術的推陳出新、商業落地和企業運營,這個都需要過程。我想請幾位說一下,無論是投資者還是創業者,幫我們指點一點,什么地方有雷、什么地方有坑?

于立峰:最大的坑你自己想的和市場要的不一樣,專注在技術,我認為商業化過程當中你自己想象的和實踐是最大的。人工智能初期就是技術人員,把技術想得很好。我們技術人員都這樣,研究一個東西還是自己的好,就是最大的自我欣賞,一定要跟社會需求看。

張彤:我說三條,第一,臟活累活搶著干,別光想做聰明人,只干高雅的技術活??蛻粼趺绰涞?,把系統做成客戶需要的東西才有人給你錢。

第二,別以為你銷售賣不出東西,回來說的那些原因只是借口。他們說的有可能是實情,我建議各位如果從事人工智能的創始人多跑跑客戶,聽聽他們怎么說,有可能那些事兒真的把你帶上一條明路。

第三,不是誰能把估值頂的高誰就牛,而是誰把事兒最終做成了誰才牛,一輪一輪扎扎實實的往前走,不停的有投資人一輪一輪給你錢,就是最好。

梁宇:很多的技術創始人和團隊比較癡迷于說,你再給我半年時間我的產品馬上就好了,我下一個版本很快就能用了,接下來再半年時間客戶只盯著他一個,因為大的馬上進來了,往往全都是幻覺。

創始團隊,創始人CEO跟客戶接觸非常重要的,能節省大量的時間,因為每天一睜眼發現有一幫兄弟需要開工資,他們都很貴,要不然到處去講自己的夢想,讓市場投資人為你買單,有運氣成分在。更重要把現金流牢牢抓在手里面,是客戶給你的,才能扛起這個機會。對于企業家而言,只要找到真正的需求,愿意去干臟活累活,哪怕跟你沒關系,但是把門敞開了,真正的機會才真正向你敞開,謝謝。

鄭燦:初創公司有很多時候的確沒達到盈利。因此在早期要特別關注自己的現金流,所有的公司都面臨這個問題。更加量化一點,要保證你有6個月現金流。在那之前一定要開始融資了?,F在市場的確相對比較冷,大家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融資。計算自己有幾個月現金流的時候,別看自己有多少收入。我們發現創始人對自己未來收入的估計都偏樂觀,提現到對自己生命線的預估,往往會出現很大的偏差,這點要非常小心。

另外,必要的時候創始團隊要敢于做一些艱難的決定,比如及時調整人員結構,并且堅決地執行。實際上我們覺得,剛剛完成融資的時候,往往是一個比較好的調整運營結構的時間點。這些是我們看到一些小經驗,如果大家能用得上的話。

丁潤強:非常中肯,請王總分享一下自己的觀點。

王雨荍:如何躲坑是個系統問題。未來中國整個股權投資行業,不僅局限于人工智能領域,越來越規?;膶I化的打法更明確。中國的管理資金跟美國比,是美國的三分之一,而投資人是美國顯性的3到5倍,實際上更多。投資是挺專業的活兒,當過多錢和人涌入這個行業的時候,會亂掉,但時間長了以后,慢慢市場會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會指向你有一個光明的地方,LP選擇什么樣的GP,GP怎么做組合投資。真的我們有LP希望跟投我們的企業,我好心介紹了覺得還比較適合的,聊到最后說還是不太懂,我說要不你還是別投單一項目了,真的有風險。他說那你們跟投我那個項目吧,我家那邊有個礦……這不是笑話,肯定很多GP遇到過。這是慢慢市場認知提升的過程,經過風險投資,幾個周期過來,包括這一次資本寒冬的洗禮,整個投資鏈條的參與者都會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專業化了。

丁潤強:最后的建議不只是給創業者?

王雨荍:對,很難說具體某一個坑在哪,創業者也不該跟著投資人走。沒有任何一個投資人說我投資的項目全都賺錢的。不可能說一個投資人投100個項目全都賺錢,除非他是神仙,更多的時候是一個趨勢判斷的組合投資,專業機構互相的認可,互相的抱團取暖和聰明人交朋友,不應是零和博弈,這是非常系統的工程,也是商業中獨立思考的過程。

丁潤強:非常感謝,最后分享一下我們的觀點。我投資了很多早期科技企業,我覺得:第一,不要以技術為全部,如果你是一家把技術跟硬件結合的企業,關注你的供應鏈,關注你的生產能力,關注你的產品質量,關注你回款的速度;如果是把技術和軟件結合的企業,關注銷售和跟單能力怎么樣,交付能力怎么樣。除此之外,當企業有了三四個客戶,就要看運營能力,畢竟對于創業者而言,我們不是科學家或者研究員,我們做的是企業、是商業,是需要給股東、給社會創造價值。

我們今天聊到這兒,非常感謝臺上五位嘉賓的分享,也感謝各位的聆聽,謝謝大家。


猜你喜歡
原創

王忠民:2019年股權投資的風口與敞口

投資人專訪投資家峰會

在上午的主會場中,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發表了題為“2019股權投資的風口與敞口”的...

6天前

原創

吳敏文:把握權益類資產投資的新機會

投資人專訪投資家峰會

在上午主會場中,盛世景資產管理集團董事長吳敏文發表了題為“權益資產投資的機會與策略”的精彩演講,他表...

2019-12-28

原創

鐘蓉薩:缺少長錢是股權和創投基金質量不高的重要原因

投資人專訪投資家峰會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副會長鐘蓉薩在演講中表示,“在中國缺少真正的長錢是私募股權和創投基金質量不高、...

2019-12-27

原創

浪潮之下,先進制造業正蘊含蓬勃機會,蓄勢待發

投資人專訪投資家峰會

在下午分會場三中,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海通開元董事長張向陽、同創偉業董事總經理關博、創東方投資合伙...

2019-12-27

原創

人才興企譜新篇,天元錳業多措并舉為管理人才構筑“盛放”平臺

天元錳業

8月19日至20日,天元錳業集團行政總部人資部組織獨立經營單位財務科負責人到中衛,參加了8月份企業經...

2019-09-29

中國?寧波第三屆生命健康創業創新大賽前十強誕生

生命健康

于2019年9月24日舉辦的“智匯南灣?甬贏未來 第四屆寧波生物產業發展論壇暨中國?寧波第三屆生命健...

2019-09-28

中國?寧波第三屆生命健康創業創新大賽前十五強出線!

生命健康

日前,由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寧波市生物產業園管委會主辦;中共寧波市委人才辦、寧波市科技局協辦;中共寧海...

2019-09-28

第四屆寧波生物產業發展論壇在寧海順利舉辦

生物

9月25日下午“智匯南灣·甬贏未來 第四屆寧波生物產業發展論壇”在寧海召開。

2019-09-28

原創

馬云唯一沒做成的事,這次會再度失敗嗎?

馬云

“校園社交如此多嬌,引無數巨頭競折腰?!?

2019-09-28

原創

從月薪500到身價400億,她被稱為“女版馬云”

彭蕾商業人物

她雖然學歷不高,其貌不揚,卻被調侃成女版馬云,又是阿里地位最高的女性。

2019-09-28

原創

夢潔集團步入智慧零售2.0時代,異業合作力促“千城萬店”

夢潔集團

2019年9月27日,夢潔2019年“智慧零售,千城萬店”戰略研討會暨2020年春夏新品發布會于長沙...

2019-09-27

原創

俄羅斯推出資產交易平臺用戶推介計劃,賦能普惠金融助力減貧創業

資產加密貨幣

俄羅斯加密資產領域的領軍企業KICKICO近日宣布,正在為其高端加密資產交易平臺KickEx推出一個...

2019-09-27

億邦動力研究院:《2019產業互聯網發展報告》

產業互聯網

2019億邦產業互聯網大會以“燃”為主題,于9月27日在南京召開。

2019-09-27

原創

證券時報評論:“4+7”擴面利好,111集團等院外渠道

111集團

9月24日,國家醫保局主導的新一輪藥品帶量采購擴面正式開標。

2019-09-27

投資家網(www.1679345.live)實時提供專業的創業、投資資訊和深度分析。長按右側二維碼添加"投資哥"可與小編深入交流,并可加入微信群參與官方活動,趕快行動吧。

浪潮之下,先進制造業正蘊含蓬勃機會,蓄勢待發

在下午分會場三中,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海通開元董事長張向陽、同創偉業董事總經理關博、創東方投資合伙...

正商參閱、投資家網創始人蔣東文:專注內容+IP,深挖用戶價值

財經內容從業者需要在內容方面專注自己熟悉的領域,同時深挖用戶的價值。

傅盛對話趙何娟:2020是AI產品化一年,服務機器人出貨量將大增

12月6日-8日,以“分野與共識”為主題的2019T-EDGE全球創新大會在北京舉行,大會由鈦媒體和...

25歲成為中國首富,38歲身家1269億,女版“王思聰”的另類人生

去年7月至今,楊惠妍通過香港上市公司碧桂園所得的股票分紅累計套現89億元。楊惠妍家族以財富1750億...

地處三線城市,這家MCN竟然一年內成為抖音最能帶貨的機構之一!

“想要比別人跑得快,就要比別人付出的多”,朱亮對投資家網記者說。

巔峰對決圓滿落幕,2019北航全球創新創業大賽鳴金收兵

巔峰對決圓滿落幕,2019北航全球創新創業大賽鳴金收兵

12月22日,第三屆北航全球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在京舉行。來自各地政府機構、在京高校、頂級投資機構、雙...

財經中國2020V峰會聚焦創新,專家、企業共話變革新機遇

財經中國2020V峰會聚焦創新,專家、企業共話變革新機遇

12月19日,由中新經緯主辦的“財經中國2020V峰會”在北京舉行。本次會議以“創新的力量”為主題,...

“2019中國企業戰略投資暨企業創新峰會”在北京隆重舉行

“2019中國企業戰略投資暨企業創新峰會”在北京隆重舉行

12月17日,由創業邦主辦的“2019中國企業戰略投資暨企業創新峰會”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開幕,此次峰...

大通彩票是黑平台